700K   

◎活動題目:儒道對話

◎主講人:王邦雄教授

◎活動時間:2013/3/22(五) 18:30

◎活動地點:清華大學工程一館107室  (自由入座)

 

儒道對話一則 by 王邦雄

 

子路宿於石門。

晨門曰:〔奚自?〕

子路曰:〔自孔氏。〕

曰:〔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者與?〕

 

(論語憲問)

孔子的學生子禽曾說:〔我們老師每倒一個國家,就盡心去參與聽聞這個國家的故事。〕(夫子至於是邦也,必聞其政)這一行道天下的理想,相當可以代表儒家立身處世的價值取向;這一積極入世的態度,正是儒家最感人而可貴的精神所在。

 論語中出現了一些散處田野的隱者,他們選擇的消極避世,歸隱山林的路子,對於儒家行道天下與積極入世的態度,不能同情。

子路夜宿石門,追隨孔子周遊列國。第二天凌晨,看守城門的人,一看子路跨大步走出城來,就說了:〔先生自何處來?〕子路說:〔從孔家來。〕晨門說:〔是明知事實不可能,還要盡心去做的那個人嗎?〕

 這一場面會,純出偶然,卻是發自天地靈氣的豪傑對話,充滿的英雄相惜之情。晨門不是姓氏,他隱姓埋名,藏身於城門一角,正是〔苟全性命於亂世,不求聞達於諸侯〕的真實寫照。在眾多出城的人群中,晨門一照面,就看出子路氣度不凡,足見慧眼識英雄了。

 晨門問:〔奚自?〕子路做答:〔自孔氏。〕一問一答間,有如天地間的對話,神朗氣清,不著人間俗情。晨門是隱者,本不想突顯自己,卻不自覺的被子路的英雄氣概所拉引,當下忘了隱藏自身,開口衝出一句:〔奚自?〕子路的豪傑氣,在這一刻也被觸動了,沒有禮讓謙退,劈口還了一句:〔自孔氏。〕真是氣勢萬千,長留千古。

 說孔子是〔明知事實不可能,還要盡心做去的那個人〕,更是點破了隱者雖隱居避世,而猶懷入世之心的另一面,〔知其不可〕,是事實如此的〔命〕,〔而為之〕,是應該如此的〔義〕。此一命義對揚,雖有命限而猶當行義的自覺擔當,最能顯現儒家入世的性格。然這一性格的衝突,卻出自一位閒居草野的隱者,足見當時最能理解儒家苦心孤懷的恐怕,是像〔晨門〕這樣的隱者吧!真是豪傑相照,英雄相惜啊!

 晨門與子路,是佇立在天壤間的豪傑,人間俗務一概掛搭不上,萍水相逢,頓成知己。這一份知己之情,也無緣做任何的匯聚停留,晨門依舊隱身城門一角,子路仍得奔走天涯。晨門隱得住,子路走得開,真真不帶走一片雲彩,這一段來自天地靈氣的生命震動,一觸即發,也一閃而逝,到頭來,一切生命的聲光精采,又消融在天地間,又何須帶走一片雲彩。

 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TITC沛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TIT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